印共(马)、印共(毛)和很多大V媒体傻傻分不清

发布日期:2021-11-23 20:48   来源:未知   阅读:

  印度是南亚最大的国家,也是和中国有重大领土争议的邻国。所以印度国内发生的种种运动、风波、事故也常常引起中国人的关注。

  近几年,印度(马克思主义),简称印共(马),多次领导的群众示威游行,上了很多媒体的版面,2021年,印共(马)不仅积极声援印度农民抗议莫迪农业新政,其率领的执政联盟还再次赢得了喀拉拉邦的地方选举。甚至还引用同志的名言——我们人好比种子,人民好比土地,我们到了一个地方,就要同那里的人民结合起来,在人民中间生根、开花。被中国外交部赵立坚所转发。

  另一个与之名字近似的政党——印度(主义),即印共(毛)发动了多次著名的国内武装冲突,打死多名印度军人,也引起了中国网友的关注,很多中国媒体也进行了报道,可是由于缺乏必要的常识,中国很多大V媒体傻傻分不清印共(马)、印共(马列)、印共(毛)和印度之间的区别。主要是因为这些政党名称近似,关系错综复杂。本文将从历史角度做一个梳理。

  俄国十月革命之后,给世界各地送去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南亚也受到十月革命的鼓舞,1920年英国统治下的印度各地出现小组,1933年12月建立全国性政党——印度。但是次年就被英国殖民统治者宣布为非法。不过在二战中因支持英国反法西斯立场,1942年获得合法地位。

  在印度独立前夕,1946年7月印度在安得拉邦特仑甘纳地区开始了持续5年的农民武装斗争。1951年10月全国代表会议决定采取改弦易辙,放弃武装斗争,改而采用合法的议会斗争。

  1957年,印度喀拉拉邦出现了第一个执政的地方政权,由南布迪里巴德担任邦首席部长。虽然他宣布其目标不是要在喀拉拉邦建设社会主义,而是要实现国大党允诺但没有实行的改革主张,但仍然遭到印度右翼势力的“围剿”。1959年该政府夭折。

  1964年,在中苏论战的背景下,印共公开分裂,以南布迪里巴德、孙达拉雅为首的一派则另建印度(马克思主义),而以党主席丹吉为首的一派继续支持苏共,仍沿用“印度”名称。同一时期,印度还出现了一些主张武装斗争的组织,如印度(马列)等等,但这些组织影响都不大。

  1964年印共分裂之初,印共的力量大于印共(马)。后来印共的威信曾一度下降,印共(马)反而成为印度最大的左翼力量。1981年4月,丹吉因支持英·甘地与党内发生分歧而被开除出党,该党再次分裂。

  印共(马)目前是印度最大的左翼政党。在中苏论战中反对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所以从印共中分裂出来。中印边界冲突之后,印共(马)的很多党员因为拒绝污蔑中国为“侵略者”而遭到政府迫害,约有1300多名党员干部被逮捕。

  1977年,印共(马)领导的左翼阵线趁国大党内乱,在西孟加拉邦和特里普拉邦两地获得执政权。此后,这两块位于孟加拉国两侧的邦成为印度最为巩固的红色堡垒。迄今为止,只在1988年的特里普拉邦选举中失守过一次;在西孟加拉邦,则连续执政了34年,是印度执政时间最长的地方政府。在南部的喀拉拉邦,半个多世纪以来,多数时间里,也是一直由以印共(马)为主导的“左翼联盟”执政。

  印共(马)重视中印关系,他们认为,中国和印度是世界上的“两个巨人”,又都是邻居。两国人口总数超过25亿,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所以两国合作非常必要。

  印度(马克思列宁主义)成立于1969年4月,成员多为印度(马克思主义)党员。

  1964年,印共分裂为印共和印共(马)两党。1965年,印共(马)党内以西孟加拉邦邦委委员查鲁马宗达为首的一些干部和党员在印度社会性质、革命形势和革命道路等问题上,与该党中央发生分歧。他们反对印共(马)中央所主张的建立包括民族资产阶级和富农在内的“广泛的人民民主阵线”和参加议会选举、“利用议会内外斗争发展革命力量”的方针,认为这是修正主义的“议会道路”的路线。他们认为,印度的人民民主革命,应是无产阶级领导下的土地革命,必须在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革命胜利。认为印度的革命形势已经成熟,应该立即发动农民,开展武装斗争。

  1966年,马宗达等人在党内成立秘密小组,并以西孟加拉邦大吉岭等县为据点,进一步开展活动。

  1967年5月,在大吉岭县西里古里大区的纳萨尔巴里及其毗邻的警管区,发动农民开展武装活动。同年11月,马宗达等人召集各邦持相同观点的印共(马)党员在加尔各答开会,与会者有西孟加拉、北方邦、喀拉拉、比哈尔、奥里萨和马德拉斯等七个邦的代表。会议宣布成立了“革命派全印协调委员会”。

  1968年5月,该组织改称“革命派全印协调委员会”。在协调委员会推动下,安得拉邦斯里卡库兰县、比哈尔邦穆札法普尔县的穆沙哈里地区和其他邦的某些地区也先后爆发农民反抗斗争。这些斗争统称为“纳萨尔巴里运动”。

  1969年4月22日,在全印协调委员会的基础上,成立了印度(马克思列宁主义),并选出以马宗达为书记的中央组织委员会。5月1日,由其领导人之一卡努桑亚尔主持,在加尔各答召开群众大会,公开宣布印共(马列)成立。

  1970年5月,印共(马列)召开第一次代表大会,通过了党纲、党章、政治组织报告,选举产生了21人的中央委员会,并由中央委员会选举产生7人的政治局,查鲁马宗达任总书记。

  但是,印共(马列)斗争不是一帆风顺,1971年初再度分裂,1972年7月,马宗达被捕牺牲。

  于是,印共(马列)又多次分裂。这些派别几经分裂组合,到70年代中期,印共(马列)主要有5个派别——最强大的有比哈尔邦的毛主义中心、印度(马列解放派),以及安得拉邦的印共(马列人民战争派)。80年代,农民武装斗争再度回潮。

  在长期斗争中,各派意识到团结和联合的重要性。1982年初,印共(马列)的13个派别举行了第一次联席会议,1985年5月,有六个印共(马列)的组织在纳萨尔巴里集会,决定合并成立“印度组织(马列)”,并通过了新的党纲、党章,选举了原纳萨尔巴里运动领导人之一卡努桑亚尔为该党总书记。

  印度(主义)是从印共(马列)的一些派别演变过来的。早从1967年5月起,就在大吉岭县的纳萨尔巴里及其毗邻地区,发动农民开展武装斗争,通称纳萨尔巴里运动(农民革命战争游击运动的统称)。1969年4月建立印共(马列)后,70年代早期,党内又形成“毛主义者中心”,随后又出现“印度革命中心(毛主义)”。2003年,这两个组织合并为“印度毛主义行动中心”,并加入“南亚政党协调委员会”。2004年9月21日,印度毛主义行动中心与印度(马列人民战争派)这两个最强大的组织,联合组成“印共(毛主义)”。

  2004年9月21日,两个在印度“革命运动”中长期独立行动的“革命政党”——印度(马列)[人民战争]和印度中心(MCCI,全称Maoist Communist Center of India)合并了,成立了新的印度(主义)——印共(毛),他们各自领导的人民游击军和人民解放游击军合并为新的“人民解放游击军”。其目标直接指向恰蒂斯加尔邦、贾坎德邦、奥里萨邦、西孟加拉邦、马哈拉施特拉邦、安得拉邦等一些邦的执政党——会党领导的统一进步联盟,人民党、印共和印共(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以及“官僚买办资产阶级和帝国主义者的公司”——塔塔、埃萨、京德勒、韦丹塔、 Jayaswal Neco等。

  也就是说,印共(毛)把印共(马)当作敌人看待。以纳萨尔派为主体的印共(毛),提出的口号是水-森林-土地(Jal-Jungle-Zameen)必须属于阿德瓦西人(Adivasi,印度的一个土著民族)。在印共(毛)的领导的坚决斗争下,价值数万亿卢比的备忘录未能得以实施。在一些地方,采矿陷入停顿。人民在驱逐矿业黑手党。一些重工业也停止了运转。数个大坝的建设停止了。

  为此,印度各级政府通过下述组织进行“围剿”,如:在贾坎德邦Sendra和Nagrik Suraksha Samiti的“反革命”宣传、组织和私人武装;在比哈尔邦有各种封建武装和“反革命”组织;在恰蒂斯加尔邦丹达卡冉亚有Salwa Judum(邦政府支持和训练的民兵组织);在西孟加拉邦有Harmad Bahini (印共马专门为而组建的民兵组织,意为雇佣打手);属于崔纳木国大党(作为国大党同盟的民粹主义政党)的Bhairav Bahini(崔纳木国大党组织的右翼民兵组织);在奥里萨邦的一个区Narayanapatna地区有Santi委员会。

  2009年起,上述组织针对印共(毛)发动了一次又一次的“围剿”——绿色狩猎(Green Hunt)。而印共(毛)则是采用“秘密、速度和决心”的游击战原则进行“反围剿”斗争。

  2013年5月10日,中国发布第一部印度国情报告——《印度国情报告(2011-2012)》蓝皮书,称印度潜力巨大,发展前景广阔,未来的实力不容低估,但要释放出潜力来尚须清除诸多障碍。关于印度国内安全形势维持了好转的趋势,蓝皮书指出,武装运动对印度国内安全的威胁依然存在,纳萨尔派(印度之一,很多纳萨尔派接受印共毛领导)的势力正继续向中东部地区蔓延,东北地区受纳萨尔派运动影响的县份的数目不断增加,正引起印度政府的高度重视。